好大,好深,宝贝把腿张开-把舌头伸进她腿间花缝 苏雪

1周前 (05-14) SEO教程 19 views 0

扫一扫用手机浏览

“妈妈,别拦我,他不是好人。”


    “不行,别伤了人家。”


    母命难违,思锁叹了口气才慢慢地放下斧头,但仍然怒视着那人。


    那人就是曾与金锁一同当兵的胡林,现在是这片林子的护林员,他的家就在山的那面,离梅菜香酒店很近,他是酒馆的常客。


    胡林笑盈盈地说:“不要误会,我是这里的护林员。”


    “护林员?盯着我们干什么?你把锅架踢翻了,让我们怎么做饭?”思锁不客气地说。


    胡林见思锁满腔敌意,而他妈妈似乎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好感,觉得这母子俩不好对付。但是,如果他们继续在林子里生火、住宿,极易引起火灾,万一起火若控制不住火势,不光是他们要进局子,自己失职渎职也难辞其咎。就是不发生灾情,让他们这样糟蹋下去,上级必定会追查下来,那也够自己喝一壶的。想到这里胡林寒毛直竖,背脊发凉。


    胡林拍拍脑袋,心想还是立即把他们赶走的好。可他又担心发生二对一的冲突,在这深山密林里,吃亏的肯定是自己。再说即使他们答应离开,可屁股一转又折回林子怎么办?难道自己不睡觉,二十四小时连轴转?这么大的林子管得过来吗?防不胜防啊。


    他思来想去,不能在林子里与他们摊牌。然而,用什么办法才能让他们自愿离开深山,而且还要在自己的掌控之中?


    胡林绕小棚披一圈后,发出了狡黠的一笑。在黑暗中,毅虹和思锁自然不可能捕捉到他的得意之形。他指着棚披说:“这山里有狼有老虎,还有蟒蛇和眼镜蛇,你们睡在山里很不安全。再说,市里规定山里禁止明火,天气干燥,万一林子里失火逃都逃不出去。山的那边有个酒店,有吃有住的,很适合你们。”


    “你装什么好人,我们的安全关你什么事?”思锁没好气地说。


    毅虹本来就担心在林子里睡觉会被窜出来的什么动物伤害。昨夜,为了让思锁睡个好觉,她几乎一夜没有合眼。今夜如果睡在这里,她也只能不睡而保护思锁的安全了。


    对于生长在平原的毅虹来说,对森林防火是陌生的。根本不会想到,在野外生火政府还有限制。


    可不是吗?鹭城持续干旱无雨,风干物燥。处于高危森林火险状态,极易引发森林大火。据气象部门预测,未来一段时间火险天气仍将持续,森林防火形势严峻。


    自己错了理亏,怎能与人家发生冲突?森林禁止明火是市政府的规定,在这里生火烧烤,显然是违法的。若被弄到派出所,这不是庸人自扰?自己的身份难道自己不清楚吗?不管怎么说,反正不能与人家硬来。


    哎,这个地方是呆不下去了。天那么黑,如果自己走,会不会迷路?


    毅虹瞅瞅胡林,觉得他说话温和,言之有理,遂决定跟着他走出林子后再做打算。她就直来直去地说:


    “那好,我们听您的,就到酒店去。我丑话说在前面,我们没有钱付房费。”


    “妈妈,不要听他的。”毅虹向思锁使了个眼色,思锁领会了妈妈的意思,就不再多说什么,只是很不情愿地点点头。


    胡林看了看穿着工作服的毅虹暗笑,市电视机厂奖金那么高,还哭穷没有钱,谁信?他也不想争论,只想顺利地把毅虹母子骗到酒店。就宽容大度地说:“好说好说,这么晚了,总不能让你们睡在外边吧。”


    毅虹和思锁跟在胡林后面翻山越岭,终于走出了林子。


    “义哥,义哥,来客人了。”胡林大喊。


    “老胡,怎么这么晚才来呀?”义哥问。


 文学

    胡林把他拉到一边低声嘀咕:“抓了两个违法的,借你的包间一用。处理完了,我还想着梅菜扣肉下酒哩。”


    “好说,好说。”义哥一边答应胡林一边喊,“彩香,收拾收拾,给老胡开个包间。”


    彩香是义哥的妻子,她叫梅彩香,由于梅菜扣肉做得好,客人们习惯喊她“梅菜香”,酒馆也因此得名。义哥叫任德义,他为人义气,不管老少都管他叫“义哥”。凭着行侠仗义和妻子能做梅菜扣肉的好手艺,在鹭城开起了这家酒店,生意一直红火。


    毅虹担心有诈,她拉着思锁的手,警惕地打量这家酒店。心里在犯嘀咕,如果这里是遣送站之类的机构,还逃得了吗?她本能地拽着思锁往后退了几步,想着情况不妙拔腿就跑。


    虽然夜已很深,但酒店大厅里还有一些客人在用餐,包间里不时传出行酒令。这确实是一家酒店,谅胡林在这种场合也耍不出什么花头精来。


    她和思锁随胡林进了包间。彩香热情地端来茶水,目光犀利地扫了一下毅虹和思锁后说:“老胡,你们谈,就不打扰了。”说着彩香轻轻地关上了包间的门。


    胡林的脸色突然晴转阴。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摊在毅虹面前,说:“看看这是什么?”


    “天呐,戒严令。”毅虹的心颤抖了一下,没说出声。


    戒严令上白纸黑字写着,全面禁止野外用火,禁止游客携带火种进山入林,禁止在林内或其边缘烧烤。


    胡林是要查处吗?怎么处罚?为什么来酒店?会不会送派出所?一连串的问题,毅虹找不到答案。


    思锁看了戒严令也蒙了,他的一只手在桌子下面,紧紧捏着妈妈的大腿,是担惊受怕还是给妈妈壮胆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
    毅虹看了看思锁,他面无表情,也无惧色。她放心了,便与胡林针锋相对起来。


    “你这是什么意思,我们从申海来,哪知道什么戒严令?”


    “申海了不起,外国人也得遵守,我们这里有很多华侨,违反了禁火规定一样受处罚。”


    “既然戒严,为什么路口没有人设卡,我们是大摇大摆地走进林子的,这有什么错?”


    “你这样说的话,就不好谈了,那就让派出所处理。”


    毅虹心中咯噔一下,没等胡林察觉,就快速收起了脸上露出的紧张神情,说:“你既然拿派出所吓唬人,那为什么要把我们带到酒店?”


    “真是不识好,这不是想给你们从轻处罚吗?”


    “怎么个从轻法子?”


    胡林用手指敲敲戒严令上划红杠杠的字说:“都写在上面呢,自己选。”


    毅虹扫视了一下戒严令上的处罚条款,心中的石头落了地。轻蔑地说:“选什么?”


    “你和儿子在林子里明火情节十分严重,罚款十块、罚款五十至一百块和追究刑事责任这三种,你选哪一种?”胡林威胁说。


    “什么?”毅虹和思锁十分诧异,同时脱口而出。


    他转到毅虹身旁轻轻地说:“看你们母子不容易,我就照顾你们,选最轻的一种,罚款十块就行了,只要交了钱,我马上就放你们走。”


    真是奇怪,按规定,罚款该由林业部门负责,刑事责任应有公安部门追究,而护林员仅能协助而已,哪来的权力直接罚款?


    胡林的这番话,露出了他为什么要带毅虹来酒店的马脚,他是想与毅虹私了,贪污这十块钱罚款。


    毅虹猜透了胡林的意图,说:“对不起,我没钱。像我们这种情况,戒严令上写得很明确,处以警告或罚款十块,你已经多次警告我和我儿子了,怎么能再罚款呢?”


    胡林以为毅虹充其量就是个电视机厂的普通工人,想用戒严令吓唬她交出罚款,没想到她竟然钻起字眼来。开弓没有回头箭,外强中干的胡林硬着头皮说:“你好好想想,不要不识抬举。”


    “我想好了,这么晚了我们也没地方去,你在林子里说‘总不能让你们住在外边’,不会是骗我们的吧?”


    “你想得美,不交罚款,还想我为你们安排住宿,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?既然你们不接受罚款的处罚,那就走吧,去派出所。”


    “你没有弄错吧?犯了什么罪?凭什么去派出所?戒严令说,造成重大损失,构成犯罪的,由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”


    胡林激动地站起来,拍着桌子说:“你们住在林子里两夜,掏了鸟蛋,砍了树枝,生火烤鱼烤肉,这不是犯罪又是什么?”



赞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