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面被揉得又湿又痒-男朋友下面好硬弄得我好疼

1周前 (05-14) SEO教程 16 views 0

扫一扫用手机浏览

餐桌上摆着很多菜,阿香嫂放下一个大盆,盆里装着的是一大锅猪蹄。


    “少爷,这是我们山东的菜,也不知道四位太太喜不喜欢吃?”阿香嫂笑着问道。


    林楚吸了一口气,闻着香味点了点头道:“没事,她们不喜欢的话,我一个人全吃了。”


    阿香嫂退走,赵娅之为他夹了一块猪蹄,放在林楚面前的碟子里。


    一家人围桌吃饭,林楚坐在主位上,左边坐着赵娅之,右边坐着邓俪郡,钟憷虹坐在赵娅之身边,林青暇则是坐在邓俪郡的身边。


    猪蹄炖得很烂,相当好吃,林楚的食量惊人,一口气吃了一大半。


    邓俪郡、林青暇和赵娅之一人就吃了一小块,钟憷虹倒是吃了一整只猪蹄,让林楚刮目相看。


    只不过想及她的身材,他又能理解了,她最近的确是大了不少,而且腰还细了,这应当是一直在坚持锻炼身体。


    “老公,明天电视台安排去日本东京,并不是住在希尔顿酒店,我和你住在一起是不是不太好啊?”林青暇问道。


    林楚看了她一眼:“你不想和我住在一起吗?”


    “想啊,可是还得录节目呢。”林青暇应了一声。


    林楚笑笑:“没事,明天整个剧组的人会和我们同时出发,同一班航班,我还专门订了商务舱,到时候一起去。


    我已经让他们更改了酒店,希尔顿那边给我们免了住宿费,还赞助了我们五十万港币,我们会在节目中给他们做一些宣传。”


    “综艺节目也能插播广告?”林青暇一脸诧异。


    林楚笑了笑:“因为是我策划的节目,所以这本身就是卖点,等到第一季播出之后,相信愿意投广告的人会多起来。


    这样一档节目的广告收入一定会超过一部电影的广告收入,毕竟电视所面对的人群会更加庞大一些,而且持续时间也长,远远超过一部电影。”


    “老公就是最厉害的!”邓俪郡笑盈盈道。


    林楚伸手在她的腿上拍了一下,她笑着侧了侧身子,凑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。


    “你好好准备演唱会,不要想其他事情。”林楚轻轻道。


    邓俪郡点头:“知道了,老公大人,我一定好好练歌,不过你别忘记11日下午过来练歌的,这一次我先让乐队把启程的曲编一下,你就不用吉它了。”


    “就出一个电吉它版吧,给我配一个贝司手,我只是唱歌就好。”林楚应了一声。


    邓俪郡点头:“老公,你再唱一遍吧,我想听……家里有吉它吧?”


    “有啊!”钟憷虹应了一声,扭头看了林青暇一眼道:“青暇姐,就在三楼左边那个客房里,我新买的,本来是想让老公教我弹,我特别喜欢《启程》那首歌。”


    林青暇看了她一眼,勾了勾嘴角:“没力气了吧?”


    “谁说的?”钟憷虹停直了身子,接着吁了口气道:“主要是吃多了,刚才吃了一整个猪手,所以有点难受,帮帮我好不好,青暇姐?”


    林青暇起身:“好啦,我去拿就是了!”


    吉它取了下来,林青暇放在林楚的怀中,他起身走到了沙发上坐下,随手弹了弹,吉它的声音清脆,质量很不错。


    “阿虹,你从哪儿买来的?这把吉它很贵吧?”林楚看了看,一脸惊讶。


    钟憷虹点了点头:“花了六千多,我不懂这个,这是青暇姐介绍的人帮我买的,说是最合适我用的吉它。”


    林楚没再说话,慢慢弹着曲子,曲子依旧是《启程》,声音好听。


    一曲唱完,邓俪郡坐到他的怀里,亲了几口:“哇!太好听了,要不要再唱一首新歌?我提前听一听,不合适的话你再写一首就是了。”


    “你当这是买菜呢,说有就有了?”林楚拍了她一下。


    她笑了笑:“对你来说差不多就是这样吧?这次演唱会我准备唱新专辑中的几首歌,《至少还有你》《少年》,可以吗?”


    “可以。”林楚应了一声。


    邓俪郡点头:“那就唱歌吧。”


    林楚抱着吉它,仔细想了想,他记住的歌有很多,但真要突然间唱出来,他又突然不知道要唱什么了。


    好听的歌也写出来不少了,他的内心深处很感谢经历过那个昌盛繁荣的年代,听到了许多流传许久的歌曲,让他有了更多的底气。


    前世今生,他觉得他正在慢慢发生改变,现在的他似乎换了一种方式在生活,不再探险,而是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赚钱上面。


    那些过往的恩怨情仇不必再提起,他心中突然想起一首歌,轻轻弹了起来。


    “谁没有一些刻骨铭心事,谁能预计后果,谁没有一些旧恨心魔,一点点无心错……”


    这首《笑看风云》,很符合他当下的心境,他唱得有些隐约的沧桑,想及从前,人生不外如是。


    邓俪郡紧紧盯着他,赵娅之、林青暇和钟憷虹也都是一脸异样地盯着他。


    等到他唱完之后,心情渐渐平复,扭头看了邓俪郡一眼,她点头:“好听!”


 文学

    “再好听也不如你唱得好听!”林楚耸了耸肩,接着话锋一转:“唱歌不是我的强项,只能说是中规中矩。”


    说完,他的话锋一转:“你是天生的歌手,很厉害,我在唱歌方面没有天赋。”


    “老公大人,可是你能创作啊,而且感情投入极好,我觉得你才是真正的大歌星。”邓俪郡笑得很美。


    林楚看了她一眼,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,家中的四个女人里,她的岁数最大,却偏偏最像是一个小孩子似的。


    “那就这首歌了,好了,明天要去日本了,早点睡吧。”林楚轻轻道,起身上了四楼。


    他睡在主卧里,钟憷虹的身子乏,所以也睡到了她自己的房间里。


    本来她一直都是睡主卧的,和林楚在一起,但林青暇和赵娅之来了之后,她就单独找了一个房间。


    林楚却是有些睡不着,他躺在那儿想着心事,门却是被推开,接着一道身影蹑手蹑脚走了过来,他微微勾了勾嘴角。


    家里最沉不住气的,恐怕就是小圆脸了。


    薄毯被掀开,香味习习,抱紧了林楚,偷偷亲了亲他,这样的香味,果然是小圆脸。


    “老公大人……”小圆脸轻轻唤了唤。


    林楚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腰,轻轻道:“来啦?”


    “你没睡啊?”小圆脸怔了怔。


    林楚一本正经地应道:“刚睡着……怎么了,想我了?”


    “当然想啦!你都好久没有和我在一起了,人家想死你啦……”小圆脸低低道。


    林楚笑笑:“你就不怕被人发现了?”


    “不怕呀!反正我小点声就是了,以后住在一起,也总得想个办法呀,否则我们总不能天天和你分开吧?要不我们轮流着来?


    比方说每人四天轮一次,我还想每天抱着你睡觉呢……不抱着你,这心里太难熬了……老公,快点啦。”


    小圆脸低低道,温润的气息喷在了他的脸上,带着迷醉的香味,接着她就亲了起来。


    许久之后,栗子花的味道飘着,小圆脸一身是汗,她紧紧抱着林楚,汗津津的皮肤贴着,林楚沾了一身汗气。


    “老公,好开心啊!一会儿我就不回去了,明天早上你记得早点叫我,反正你起得早,记得把我先叫起来,否则被青暇她们发现我就不好意思了。”


    小圆脸轻轻道,声音中透着满足。


    林楚亲了亲她的发丝,应了一声:“刚才声音也不小的,也不知道她们听到了没有。”


    “我不是咬着我的裤子吗?”小圆脸轻轻道,只不过心里却是有些虚。


    林楚笑笑:“你哪里穿裤子了?”


    “不就是我的裤头……”小圆脸应道,到了这一刻才反应过来,伸手拍了他一下,将脸在他的胸前拱了拱,嗔道:“就知道取笑我!反正我在你的面前就是不想要脸的。”


    话音刚落,推门音响起,小圆脸吓了一跳,低低道:“糟了,我没锁门,现在怎么办?”


    林楚亲了亲她,将她抱起来,放到了身后。


    床很大,她躺在另一侧,房间中一片幽暗,也看不清人影,再加上林楚身体地遮挡,所以也看不出在他的向后躺着一个人。


    门被推开,一道身影轻轻走了进来,随手将门反锁了,随后慢慢走到床沿,躺在了林楚的身边,伸手摸向他的脸。


    摸了几下,她抱紧他的腰,将脸靠在他的胸前,蹭了蹭,喃喃道:“真是的,都不知道主动找我……”


    这是赵娅之,林楚心中笑笑,她的确不是很主动的人,不像是小圆脸那么天真可爱。


    在林楚看来,小圆脸那样的人才是真正与世无争的类型,为了心中所爱往往会不顾一切,所以他怜惜她。


    但赵娅之又是另一种类型,贤妻良母型的,也有些传统,所以才会纵容他,他抱紧她,亲了亲她的额头道:“我就知道你会主动过来找我的。”


    “你没睡啊?”赵娅之怔了怔。


    林楚笑道:“这不是在等着你吗?”


    身后,一只小脚在他的屁股上踢了一下,轻轻的,踢过之后也没有挪开,脚趾有如肉蚕一般,轻轻动着,带着俏皮。


    小圆脸在用这样的方式提醒林楚,她很生气。


    “老公,你又有好几天没找我了,人家想你啦!”赵娅之笑了笑,抱着他亲了起来。


    她就没想到在他的身后还藏着一个人,所以很用心。


    时间似乎很长,许久之后,赵娅之轻声道:“老公,我要生宝宝!”


    她的声音也不轻,小圆脸在一侧看着,心里一片安宁,刚才的她,似乎也应当是这样的状态吧,真是很美呢。


    也不知道女人的一生能有多少次这样的状态,遇到林楚是她最大的幸运了。


    赵娅之懒洋洋趴在他的身上,和他亲着,很腻,她轻轻道:“老公,明天你去日本,我想去机场送你。”


    “不怕记者了?”林楚问道,手也不老实。


    赵娅之摇头:“你都把话说出去了,现在的报纸上都是这方面的报道,我还怕什么?反正人家都知道我们是你的女人了,我也不怕!”


    “心里是不是觉得委屈?”林楚笑笑。


    赵娅之嗔道:“怎么会委屈?你都把责任担着了,而且我们也可以光明正大和你在一起了,这是高兴的事,怎么会是委屈的事情?


    老公,以前我也想过这些事情,说真的,我心里有一种郁闷,也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,要是不能公开,一直默默当你背后的女人,我也不甘心的。


    可是我又很爱你,所以愿意为了你妥协,这样一来,虽然外面风传不好,但我认了,也放下了,至少以后你不会不要我,我好高兴,反正我就是要和你在外面秀恩爱。”


    “阿之,说得好,我也是这么想的!”小圆脸的声音传来。


    赵娅之吓了一跳,扭头看了一眼,只是幽暗中,她什么也看不到,迟疑了片刻,轻轻道:“阿郡?”


    “是我……呀!糟了,暴露了,老公,我不是故意的,就是忍不住。”小圆脸低呼了一声,凑了过来,抱住了他。


    赵娅之看了她一眼,有点尴尬,林楚想了想,再一次不老实起来。


    许久之后,夜色安宁,赵娅之和邓俪郡都睡了过去,林楚闻着好闻的女人香,两种不同的香味交织,也渐渐睡着了。


    早上醒来的时候,林楚看了一眼,左右两侧是两张漂亮的脸蛋,他勾了勾嘴角,慢慢起身。


    收拾了一番打开房间的门,心中却是想着,这一次之后,赵娅之和邓俪郡想必就不会再尴尬了。


    钟憷虹和林青暇已经起来了,阿香嫂准备了早饭,云吞面,还煎了荷包蛋,一侧还有一盘虾。


    林楚坐下后,林青暇看了他一眼,眸子里有些幽怨,钟憷虹大大咧咧的性子自然不会有所查觉,为他剥了几个虾,一边说道:“老公,一会儿你就要出发了,今天我去送你。”


    “那就一起去……青暇,节目组没到你家里去?”林楚问道。


    《花样姐姐》节目组自然会有到林青暇家里采访的桥段,这也是吸引收视率的一种方式。


    对于香江市民来说,能够看到林青暇家中的情况一定是非常有兴趣的,这就是大明星效应。


    林青暇轻轻道:“去过了,前两天就采访过了,一会儿去机场还有一场跟踪拍摄,说不定还会把你拍进去呢。”



赞(0

相关推荐

  • 暂无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