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最火(娇嫩的宫口撞开含紧了)全文阅读

1周前 (05-14) SEO教程 17 views 0

扫一扫用手机浏览

  宫雪美则美矣,但还不至于让南易为了她去冒险。


    或者说,还没有一个女人能让南易生出必得之心,为了得到她不顾一切。


    他其实挺想尝试一下为了女人撕心裂肺、寻死腻活的那种傻劲,只是很可惜,他的价值观不允许。


    如果宫雪哭着喊着要生扑,南易也不会假惺惺的拒绝,他绝对会坦然接受,然后直接把人往国外送。


    没一会,点的菜就送了上来。


    “你吃吧,我已经吃过了,喝碗红菜汤就行,其他的都是你的。”南易把桌上的菜盆往宫雪那边挪了挪,说道。


    “嗯。”


    宫雪看桌上的菜量,一人吃余多,两人吃不足,她也明白南易应该是吃过了,不然不会只点这么一点。


    她可不认为南易会心疼一顿饭钱,沪海那么大的方公馆都能让她白住着的人,怎么可能会小气呢。


    也就是南易听不到宫雪的心声,不然他会坦诚的告诉她别想多,方公馆不可能空置在那里,得有人住里头,这没人住的房子坏的快。


    宫雪不住,南易也得安排其他人住进去,不但房子要给别人白住,多半还得开一份工资,那才叫亏得慌。


    沪海那边,老洋房计划慢慢开始执行,春申建筑手里已经持有一些老洋房,为了把房子租给靠谱的人,可是费了老鼻子劲。


    房东和租客是一个相对立的群体,房东恨不得租客撞死,租客恨不得房东摔死,这两种人处成朋友的少见,和和气气的若干,一个盼着别来收租,一个念着早交租,利益南辕北辙,犹如冷水和滚油,难以调和。


    春申建筑持有的老洋房都是抓紧时间装修,该改造的赶紧改了,暗管该埋的赶紧挑寿命长的埋了,什么电线、水管、地暖、上下水,甚至是网线的孔洞都已经预留好。


    就这些表面看不见的功夫,将来房子出手的时候,价格上可以差出上千万。


    老洋房现在能大动,过些年可就不准动了,就算往墙上钉个钉子都得去审批,过些年,其他的老洋房只是外面看着光亮,里头那叫一团糟;春申的老洋房是里外都光亮,真有心买老洋房自住的人,为了住的舒服,咬咬牙,还是愿意多掏几百上千万的。


    舍不得掏或者掏不出来的,也成不了潜在目标客户。


    “对了,刚才我没缓过神来,你不是说拍一部山区农村的戏么,怎么会放在京城拍,不是该去北边的山区么?”


    “这部戏的导演去过香塂,在那里的剧组学习过,说是要实验什么布景拍摄,屋里的内景就是在北影厂里搭的,都是假的。”宫雪一边吃,一边说道。


    “布景不是什么新鲜事吧?解放前沪海的电影公司不是找就这么干了吗?”


    “目的不一样,以前是搭不存在和不方便取景的景,现在布景是为了省钱,为了让剧组能够少去外地出差,剧组在外地,一天人吃马嚼要花费不少。”


    “这倒也是,可以少出差。”


    南易心里寻思,什么时候布景、抠图盛行起来,这烂片啊,肯定会接踵而来。


    “你是第一次来京城吗?”


    “这是第二次,上一次也是因为拍戏,到京城和剧组汇合,只呆了一天,都没有时间逛一逛京城。这次也差不多,除了今天,白天都没有时间出门,我还没去看过升旗呢。”


    “哪天要是你有空,我陪你去看。接下去的两个月,如果没有突发事件,我应该比较空闲,你来了京城,我也该尽一下地主之谊。”


    “你方便?”


    “没什么不方便的。”


    “那我明天问问剧组的安排,看看哪天没我的戏,我可以请一天假。”宫雪欣喜的说道。


    “嗯。”


    两人一边吃,一边聊着,吃的再慢,一个小时也吃完了。


    南易抬了抬手把服务员给叫了过来。


    “结账。”


    “先生,106块。”


    服务员把账单亮开,给南易过目了一下。


    “这么贵”三个字差点从宫雪的嘴里脱口而出,好在被她给咽了回来,可她上的讶然之色却是怎么也拦不住。


    “今天的红菜汤不行,红菜头没贮藏好,有点坏了。”南易从兜里掏着钱,嘴里说着,就等着服务员主动说抹个零。


    “先生,真不好意思,这都快七月份,红菜头是放的有点久了,不过很快新的也要上了,下次您再来肯定能喝到最好的红菜汤。”


    “哦。”


    南易看了一眼服务员,把数好的钱递了过去。


    “我们走吧。”


    两人刚走到小院里,宫雪就忍不住说道:“这里也太贵了,一顿饭我一个月工资没了。”


    “是贵了点,这里主要是老外来,咱们自己人没几个消费的起,我也就来第二次,没有下一次了,我刚才那么说,居然都不给我免一块钱。”


    “这顿饭都一百多了,你只关注一块钱?”


    宫雪对南易的心思有点捉摸不透,不在乎大头,倒是对小头斤斤计较。


    “一百多,人家也是明码标价,没有宰客,我们既然来了,就应该默认接受这个价格,可那一块钱,是他们该向我表达的歉意,居然不给,我会再来才怪。”


    “呵呵呵。”


    宫雪捂着嘴笑了笑,南易嘴里的骂骂咧咧让她觉得特逗。


    “这里是旅游景点,老外多,出租车比较好找,找辆车送你回去,路上稍微绕一绕,上天福号帮你买点酱肘子、松仁小肚,你带回去,留点给自己吃,再给剧组里交好的人带点。”


    “好呀,钱由我自己付。”


    刚吃了一顿这么贵的饭,再让南易付钱,宫雪有点不好意思。


    “行,你自己来。”


    送完宫雪,南易就回了老洋房。


    在院门口下车的时候,正好碰见骑车过来的易瑾茹,自行车的书包架上还有一个竹编的儿童座椅,上头坐着南若婵。


    “妈。”南易叫了一声易瑾茹,又对着车上的南若婵拍了拍手,甜甜的说道:“若婵,到叔叔这来。”


    “你干哈去了?”


    “没干哈,就是出去遛弯,找人唠了唠嗑。”南易把南若婵抱在手里,回着易瑾茹的问题。


    “晚饭搁家吃的吧,等会你嫂子要过来。”


    “有事?”


    “一会等人来了,你自己跟她说吧。”易瑾茹寒着脸,一踢立架,从车把手上把菜篮一拿就走进院里。


    “金燕闹幺蛾子了?”南易嘀咕道。


    只能是金燕的幺蛾子,而不是南家的幺蛾子。


    南家的事,一般不会扯到南易这里来,哪怕是金燕和南铁犁闹离婚,也不会让南易参与进去,他们自己就会搞定。


    南家,是易瑾茹的南家,只要有她坐镇,谁也不敢造次。


    而易瑾茹对南易的态度是绝不主动靠上来,南易要是给点好处,她就给南易一点好脸色,不给,她也不会跑过来要。


    过来帮着做饭这是事涉家丑,外人可不知道南易是谁生的,儿媳妇怀孕,儿子又不在身边,当婆婆的不过来帮衬一下,这不是让人看笑话么。


    当然,南易送出去的四合院和饭馆,也是重要的因素之一。


    “若婵,在育红班里开不开心啊?”


    “开心吖,有好多好玩的。”


    “喔,都有什么啊?”


    “滑滑梯、堆积木,还有跳皮筋。”


    “这么多啊,那你喜不喜欢打陀螺呀?”


    “喜欢,叔叔,我家里没有。”南若婵抓着南易的脸说道:“叔叔,你家里有没有?”


 文学

    “叔叔家里也没有,叔叔帮你做一个好不好?”


    “好呀,好呀,叔叔,那你什么时候帮我做啊,我现在就想玩。”


    “叔叔家里没有木头,明天,叔叔找到木头就帮你做。”


    “明天啊,今天不行吗?”


    “不行欸,叔叔带你去看动画片。”


    南易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,南若婵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子,想要什么东西当场就得要,不给就会闹,他不应该许立马就能兑现的诺言。


    所以他就马上用动画片转移南若婵的注意力,不然,小丫头要是哭起来,够他喝一壶的。


    抱着小丫头来到客厅,打开电视机和录像机,把《阿凡提的故事》录像带塞录像机里头,一阵快进,直接跳过片头。


    动画片开播,南易就可以跪安了,南若婵接着没时间搭理他。


    这时候除了新闻联播,电视台几乎没什么固定的栏目,都是随时变动,就算买份《电视周报》,上头说的也不一定就做数,节目说换就换了,没新节目就放录像带,时间保证能给安排的满满当当。


    而且可以看得出来,这时候的电视台被行政干预的程度很深,大部分的节目对少年、儿童并不友好,比较适合中年及老年人的口味。


    八三、八四两年,也是离退休的高潮,京城的公园里一下子冒出来大批的“现在也是普通群众”,电视节目比较符合他们的口味。


    还好南易自己也喜欢看动画片,加上南若玢和范红豆来的时候也要看,家里就备着不少经典动画片录像带,不然这个点在电视上还真找不到动画片。


    ?了几眼电视机,南易转头看了看南若婵,见她额头沁着细汗就把台扇给打开,对着大门的方向吹。


    时间一晃就来到五点半,易瑾茹摆盆的声音响起,刘贞的脚步声也传到屋里,院子里还传来一声自行车碰撞的声音。


    这个声音不该属于这里,竖着耳朵的南易估计是金燕来了。


    果然,他的念头还没落下,院子里的对话声就响起,2.75个人填充了大门的窟窿。


    “嫂子,来啦,在这吃饭的吧?”


    “妈要做了,我就在这吃,没做,我就回店里吃。”


    金燕的脸色和易瑾茹的差不多,平静中带着一点抑制的怒气,不过还是给南易展露了一丝笑容。


    这一丝笑容,让南易预感到金燕的幺蛾子会把自己给卷进去。


    “怎么会没做呢,肯定做了,嫂子,你先坐着。”


    南易客气了一句,就上前扶住刘贞,一路扶上二楼解手、洗漱。


    “在哪碰上的?”


    “就院子门口,你猜是什么事?”刘贞抹完脸把毛巾递给南易。


    南易凑在洗手池里把毛巾搓了搓,拧干,“应该不是金燕家里的事,她家没太多的麻烦事。我猜不是想下南方做其他生意,就是想出国,不然没必要到咱们家来说事。”


    南易说的两个可能,他都能出上力,也是当下的两个流行风向标。


    “家里也不缺钱,出去受那份罪干嘛?”


    刘贞自己出国留学是没受罪,可她有眼睛,看得到其他留学生过的是什么日子,如果不是为了学习,她可不觉得出国有什么好。


    “没去过,想去也正常,没见外头已经把羙国传成天堂了么,天堂谁不想去看看啊,想出去也是人之常情。”


    “要真是这样,你打算怎么做?小腿有点酸,你帮我捏捏。”


    南易扶着刘贞来到外面的沙发上坐下,把她的腿搁在自己的大腿上轻轻的揉捏,“就一个原则,不管是换美金,还是干脆送她一笔都行,其他的一概不管。”


    “你不劝劝?”


    “没法劝,也没必要劝,都是成年人,自己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。”


    “可她真要走了,大哥怎么办?”


    “凉拌,愿意等就等,不愿意就主动提出离婚。嗐,瞧咱们聊的起劲,还不知道什么事呢,好点没有,咱们下去先听听再说。”


    “好多了,今天出了两趟门,爬上爬下的。”刘贞动了动自己的腿,觉得舒服多了,“还是你捏的舒服,扶我起来。”


    南易扶着刘贞下楼,把她按在饭桌边,就去冰箱里拿了一瓶汽酒,又在边上的木框里拔出一瓶常温的汽水。


    “妈,嫂子,吃饭啦。”


    易瑾茹甫一坐下,就寒着脸对金燕说道:“说吧,南易在这呢。”


    “南易……”


    “嫂子,有什么话一会再说。”南易打断要说话的金燕,往南若婵的碗里夹了一点菜,“若婵,快点吃,吃完再看。”


    南若婵吃饭的时候,头还一直歪着盯着电视机,南易把她的头掰回来,监督着她把饭给吃完,才放她回沙发继续看电视,顺便把音量开大一点。


    回到饭桌,南易才压低声音说道:“嫂子,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。”


    “我想出国。”


    得,直接就被南易给猜中。


    主要也好猜,这年头能闹的幺蛾子不多。


    出去的理由也不用问,无非就是那几个之一,这年头要出国的人基本大同小异。


    “手续办不下来,还是缺担保人?”


    出国最容易的方式就是以留学的名义,去留学就要有一个留学国家的担保人,刘贞当初是公派,自然不用自己操心这种问题。


    “担保人。”


    “去羙国?”


    “是的,南易你能帮我找个担保人不?”


    南易转头看看易瑾茹,她的脸依然寒着,可并没有打岔,看样子,易瑾茹虽然不同意,但是已经被金燕把工作给做通了。


    “嫂子,这件事我能帮上忙,但是我不会帮你,你也不缺钱,去出国人员服务中心门口去转转,打听打听,有人做这种生意,花点钱就行。”


    “你不帮?”


    金燕原来觉着,找担保人对南易来说就是一件小事,抬抬手就能办了,就南易的圆滑劲,这么点小事,他不会不帮,可谁能想到……


    “对,这个忙我不想帮,至于理由,两年,也许一年甚至更快,你自己就会明白。嫂子,有句话,现在说可能有点早,不过我还是先说一下,因为我不知道该说的时候,我在不在京城。”


    “你说吧。”


    南易不愿意帮忙,金燕心里已经对南易不满,能继续坐着,这是她脾气好。


    “若婵姓南。”


    “南易,你什么意思?”


    南易要表达的意思,金燕差不多明白,她听着这话觉得非常刺耳。


    “没什么其他意思,就是把这句话提前跟你说。”


    南易笃定不久的将来金燕和南铁犁会离婚,这还是好的,各奔东西、不再往来,以为有南若婵的存在,可以当亲戚处着;最麻烦的就是在国外呆几年,弄的满是疲惫、伤痕累累,才想起来国内还有一个老公,还有她一个宁静的港湾。


    这个港湾,枝丫葱绿,天色翠绿,浮水碧绿,饭桌上的秋葵嫩绿嫩绿,墙上贴的囍字黄绿黄绿的。


    “……”


    金燕本想怼上一句,可转念一想还是算了,把筷子往桌上一拍,走到沙发边抱着不依的南若婵就走。


    “南易,你真不帮她?”金燕离开后,易瑾茹就问道。


    “妈,这个事情我不能帮,今天我帮了,改天你就会骂我。国外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,想要把日子过好,要付出很多,苦头不会少吃,出去没什么好的。”


    南易说话的时候,保留了很多,比如关于女人是谁对她好,她就会跟谁走的论调。如果在羙国,金燕遇到了什么事,在国内的南铁犁鞭长莫及,而正好在这个时候,有一个男人出现并帮助了她,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可能就此开始。


    又比如金燕已经快进入虎狼之年,身在异地,她能替南铁犁守住,不在外面偷腥的可能性本就微乎其微,再结合上面的情况,结局美好的概率不超过0.9%。


    听了南易的话,易瑾茹没再问什么,她本来就不同意金燕出国,要不是南铁犁出面替金燕说话,她都不会默认同意。


    南易帮不帮忙,她根本不在乎,金燕出不了国,她会更开心。


    她虽然不知道夫妻其中一个出国大多以离婚收场的未发生事实,可她也从来没见过两地分居的夫妻还能保持恩恩爱爱。


    距离产生美,说的可不是夫妻之间的那回事,当未老夫妻不再制造负距离,两人之间的婚姻已经可以说是名存实亡。


    等易瑾茹也离开,南易和刘贞就坐到沙发里,刘贞背后枕着靠枕,人倚靠在南易的怀里,和南易说着话。


    “南易,刚才那些话,其实你可以不说,找个借口说办不了不就好了,那样就不用得罪金燕了。”


    “怎么,你觉得现在这种情况还能左右逢源?金燕不高兴就让她不高兴好了,鬼知道什么时候她就和我们没关系了。”


    “你就不怕她将来混好了依然记恨你?”


    “恨呗,她要这么小肚鸡肠,想不明白我说的那些话,能混好的几率无限接近于零,昨天弄死的那只蚊子还对我叫嚣要灭我满门呢,瞧,这会它儿子也被我灭掉了。”


    南易的手伸出去一夹,一只想要停靠在他手臂上加血的蚊子就被他给夹扁。


    “明天我去买几床蚊帐,拆开了把窗户和大门都堵上。”


    “堵不住吧,家里肯定有蚊子卵。”


    “能堵一点算一点,我加把劲,看看这两天能不能找到一个肯伺候你,给你抓蚊子的情人。”


    “死相,这种情人你能找到?”刘贞剜了南易一眼说道。


    “谁知道呢,可能运气好找到一个痴情的,不但不介意我有其他女人,还愿意伺候你这个大姐头呢。”


    “南易,你变瘦了。”


    “是吗?”南易看了看自己的肚子,说道:“没事,我再瘦都不会飘起来。”


    “你还说没飘?我看你都飘到天上去了,真把自己当金疙瘩了,女人见你就把你当成宝啊?”


    “哼,你真小看人,你可以不相信我的帅气,但是你不应该怀疑金钱的魅力。赐予我力量吧,我是希瑞。”南易很中二的举起手大喊道。


    “没正经,你怎么和若玢一样,还小嘛。”


    “男人至死是少年,没听过啊?”


    “好好好,少年,你喊的是哪部动画片的,我怎么没听过?”


    “你看过几部动画片啊,没听过也正常。”


    “小看人,这里的录像我都有看过,虽然没看完,但是主角叫什么我是知道的,阿童木、克赛,我都都知道啊,没看到有希瑞。”刘贞撇撇嘴说道。


    刘贞这么说,南易就不搪塞她,正经的回答道:“希瑞是《非凡的公主—希瑞》的主角,这部动画片还在制作中。泛美有西屋电气的股份,西屋电气电器81年收购了演讲稿公司,而演讲稿公司旗下有一个69年收购的filmation工作室。”


    “哦,filmation工作室的作品?”


    “听说过?”


    “嗯,在羙国的时候我看过《佐罗》,这部动画片也是它们做的是不是?”


    “对。”


    “南易,你这么喜欢动画片,怎么没想着搞个漫画公司?”


    “嗐,我只会看,又不懂这个行业,对这个行业也没有前瞻性的眼光,投资这个行业容易把钱砸水里,漫画的回报率并不是太高,没必要去冒险。”


    “嗯?去年我不是还见过你在看惊奇漫画的资料么,不是想收购它?”


    “有收购的想法,不过不是冲公司去的,而是冲着那些漫画的主角。你看啊,羙国队长、蜘蛛侠、超人这些漫画人物,是羙国好几代人看着长大的,人群基数很庞大,几乎是每个羙国人的童年回忆。围绕这些漫画人物,拍上几部真人电影,就算只是卖情怀也能赚上一大笔。”


    “童年回忆用来挣钱?”


    “不行?男儿膝下有黄金知不知道?”


    “知道啊,干嘛把话题扯开?”


    “要是我仇人让我给他下跪磕头,磕一个头给1千万美金,你千万别拦着我,我马上就把膝下的黄金给变现了。”


    刘贞呵呵一笑,“美得你,就你这么没皮没脸,1万一个头,你也能把别人磕破产了。”


    “哈哈哈,还是你了解我。”南易哈哈一笑,看了看手表,“差不多了,我扶你上去洗澡,你该睡了。”



赞(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