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自述25厘米有多爽,巨狼的粗长的巨物抵在

2个月前 (04-22) SEO教程 1338 views 0

扫一扫用手机浏览


    “可惜生在周金家里,要是在村长家,或是其他富裕一点儿的人家里,说不定还能进学堂读几年书呢。。。”

    周银却不觉得自己可惜。

    村里兄弟争吵反目的也不少,似他们兄弟这么和睦(周金表示怀疑)的并不是很多。

    毕竟他亲生父母已经过世,兄嫂不仅养了他,对他都能比对着侄子们来,甚至比对侄子们还好。

    非农忙的时候,他能去县城,能逃掉家里的活儿上山摸东西,周大郎他们可不能。

    虽然大哥这两年热衷教训他,脾气暴躁,隔三差五的就捡一根棍子撵他,但真正落在他身上却没几下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觉得出生在老周家有什么不好,他大哥虽然人笨点儿,懒点儿,还暴躁了点儿,但心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何况还有嫂子呢。

    周银是大嫂养大的,大嫂和他说过,看一个人对你好不好,不能光看嘴上怎么说,更得看人是怎么做的。

    有的人嘴上顺从你,夸奖你,与你哪儿哪儿都好,但做的事就是不利于你的;

    而有的人,嘴上教训你,似乎哪儿哪儿都看你不好,但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利于你的。

    他大哥就属于第二种了。

    老周家的日子一直波澜不惊的过着,虽然他大哥大嫂给他添了很多侄子侄女,但加上他就还算养得起。

 文学

    就是有点儿麻烦,在大侄子周大郎定亲之后,他就被兄嫂盯上了。

    但他一点儿也不想成亲,为此周金没少念叨他,“你都十四了,定个亲,再准备准备,成亲的时候就十六了,你还想耽误到啥时候?”

    他道:“你可要想清楚,现在不定亲,等三郎再长大点儿,家里就没多少钱给你定亲了。”

    周银:“那就让三郎先定。”

    周金就给了他脑袋一下,“你这个做叔叔的都没定亲,他凭什么定?你少给我打岔。”

    他往屋里看了一眼,见媳妇在里面忙着,便凑近了些,压低声音和弟弟道:“知道我为啥给大郎定你嫂子的侄女吗?”

    周银一脸茫然,“不是他们自己看对眼的吗?”

    “那要是没我撺掇,他们能这么早定下吗?”周金压低了声音道:“我探过钱家的口风了,他们家要的彩礼少,能省出一大笔来,到时候正好可以给你说亲,我让你嫂子和媒婆说了,你会种地,还识字,人又长得好,可以往大村和镇上找。”

    周银瞪大了眼睛,忍不住高声道:“大哥,你欺负大嫂和钱家!”

    周金一把捂住他的嘴巴,将人拖到墙后面说话,“你小声点儿,我那大舅哥心疼你大嫂和大郎,这才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周银生气,“知道你还干?”

    “我这是为谁呀?”周金烦躁的抱怨道:“还不是为了你,家里就这么几间破茅草屋,连给你搭个院子都不行,你得满了十六岁才能分田,现在那些地都算不上好,起码要种上两年才有好一点儿的收成。”

    周金道:“爹娘不在了,你跟着我们过,外头那些人家一听说你是兄嫂带大的,我们还有这么多孩子,就觉得你不好嫁,知不知道你亲事多难说?不多给点儿彩礼,能说到好闺女吗?”

    周银不开心的低头踢着地上的石子。

    周金往院子里探头看了一眼,见没惊动里面,这才继续和他掏心窝的说话,“哥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,这娶媳妇得娶好的,不然这日子没法过。”

    “像你嫂子,我们家要不是有你嫂子,别说养你几个侄子侄女,我连你都养不起。”

    周银一下没忍住,“您竟然知道。”

    周金伸手就给他脑袋一下,“我又不傻,你以为就你聪明呐。唉,要不是辈分不对,其实我想给你说大妞的,她多能干啊……”

    周银想到只会和大郎一起跟在他屁股后面叫他小叔的钱家闺女,生生打了一个寒颤,“大哥,你别乱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乱来什么乱来,她现在已经定给你大侄子了。”

    周银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,大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周金道:“总之呢,你最近别往县城里跑了,山上也少去,把脸养一养,没事儿就扛着锄头到地里晃悠一圈,让人看看你有多勤奋,等翻过年,我带着你到附近几个村子走一遭,肯定能说到一个好媳妇。”

    周银:……

    周银向往着县城以外的地方,并不太想成亲。

    娶妻之后,他就只能留在七里村了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就和他大哥现在过的日子一样。

    他总不能丢下妻小出去。

    所以他权衡过后,还是认真的和周金道:“大哥,让三郎先说亲吧,而且还有喜儿呢。”

    “喜儿不用担心,她是姑娘,等到时候拿了彩礼,把彩礼给她带上做嫁妆就行,我们还能留下一点儿,到时候看够不够给三郎说一门亲,不能说就拖一拖,现在你最要紧。”

    周金道:“等你说了亲事,我也就完成了对爹娘的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好呀,我就知道,你就是嫌弃我是拖油瓶,所以想把我甩掉的,”周银跳起来道:“我不成亲,你得养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臭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周银撒腿就跑,周金撵了他几步见他跑得跟兔子似的,一溜烟就不见了,不由气得鼻子冒烟,骂骂咧咧的转身回家。

    最后,周金还是没能给周银说到亲事,因为翻过年天气就不太好。

    先是开春的雨水很少,大家挑着水把田种上了,就想着这会儿雨少,插完秧应该就下雨了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从二月到五月,就下过一次毛毛雨,前后不到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老周家的气氛越来越不好,周金和钱氏眼睛都熬红了,哪儿还有心思谈周银说亲的事?

    周银也很忧虑,去年的年景就不是很好,秋收只有往年的三分之二不到,本来还想着今年的年景要好一些……

    去年交了赋税后家里剩余的粮食就不多了,三月份的时候家里就是一日一顿的稀粥吃着,只农忙的那几日一日两顿,也是稀粥。


赞(0